江苏节能网

 

搜索

欢迎投稿

《CAJ-CD》规范执行优秀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欢迎订阅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入编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诚邀广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园大街52号      E-mail:jsjnw@jsjnw.org


版权所有:南京市节能技术服务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001093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节能详情

三大逆市新趋势:国际油气资产并购强劲升温

作者:
来源:
中国石油报
浏览量

预计2021年世界石油需求同比增长540万桶/日,能够恢复到疫情前的97%。1~5月,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布伦特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57.8%,达到63.25美元/桶,比2019年同期价格只降低3美元/桶;WTI价格为60.25美元/桶,较上年同期上涨65.8%,比2019年同期水平高2.3美元/桶。不少国内外咨询机构预测,2021~2025年,国际油价将在60~70美元/桶之间波动。这种情况下,2021年上半年全球油气并购市场出现了较为强劲的升温。尽管目前上半年并购交易数量和金额还未统计出来,但是从典型油气资产并购交易分析,国际油气资产并购市场呈现出三个新趋势。

趋势一:北美独立石油公司基于规模经济和协同效应的页岩油气资产并购整合成为交易市场的主流

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使国际大石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转型受到双重影响,经营压力、债务压力、社会压力和投资者压力使其在国际油气资产并购市场上捉襟见肘。从2020年四季度开始,北美独立石油公司以追求经济规模、协同效应和财务优化为目的的“抱团取暖”和“自救”式并购模式就频现市场。

今年2月,来自中国A股上市公司新潮能源宣布其美国子公司Surge以4.2亿美元收购Grenadier油田资产;继去年年底成功收购Parsley能源公司后,4月2日,美国著名独立石油公司先锋资源(Pioneer Resources)再一次大手笔出手,以64亿美元收购双点能源(DoublePoint Energy),在美国二叠纪盆地形成油气资产和油气面积连片协同;5月7日,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EQT公司表示将以29亿美元收购其竞争对手Alta资源开发公司;5月9日,拉雷多石油公司(Laredo)宣布以7.15亿美元价格收购Sabalo能源公司位于米德兰盆地的资产,扩大其在美国二叠纪盆地的油气资产规模;6月2日,西南能源公司(Southwestern Energy)宣布,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第三大私人天然气生产商,也是海恩斯维尔页岩盆地中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之一的Indigo公司。

从以上典型并购交易可以看出,国际油气资产并购交易以北美油气资产为重点,北美油气资产交易又聚焦在米德兰盆地、海恩斯维尔盆地这些美国页岩油气的核心地区。北美独立石油公司通过收购这些地区的低价优质油气资产,有效扩大页岩油业务经济规模、增加生产经营和管理协同效应,降低成本,快速改善自由现金流,增强在不确定环境下的抗风险能力。在油气恢复性增长的时间段里,在技术和管理创新短期难以有更进一步突破的背景下,通过收购油气资产,扩大优质油气资产规模,增加战略纵深,夺取竞争先机,并有序推动企业实现降本增效,进一步夯实可持续发展基础。

趋势二:国际石油公司基于现金流和降低债务水平的资产剥离行为成为常态

壳牌、道达尔、bp以及北美大型国际石油公司依然在实施他们业已制订的资产剥离计划,在油气需求和价格上升的阶段,这类行为似乎也在进一步加速。

2月1日,bp宣布将阿曼61区块20%的股权,出售给泰国国家石油公司勘探与生产公共有限公司(PTTEP),总对价26亿美元;2月18日,壳牌将其在加拿大艾伯塔省的Kaybob Duvernay页岩轻质油资产以7.0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总部位于加拿大卡尔加里的新月点能源公司(Crescent Point);2月24日,埃克森美孚与能源企业HitecVision签订协议,宣布出售其位于英国北海中部和北部的大部分上游资产;3月9日,壳牌宣布将出售在埃及的上游油气资产,包括其在13个陆上项目以及Badr El-Din石油公司的股份,交易总额超过9亿美元;3月18日,bp与Tailwind能源公司、Serica能源公司、伊萨卡能源公司(Ithaca)以及独立油气生产公司EnQuest等潜在竞购者谈判,寻求出售其在北海Shearwater和Andrew油田的股份;3月18日,已被雪佛龙收购的美国独立石油公司赫斯能源,以1.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在丹麦的石油和天然气资产出售给英力士公司。

国际石油公司这些资产剥离行为表示出三个市场信号:一是中低油价下,为了进一步增强企业业务弹性和财务实力,各个国际石油公司在坚持实施已经制定的全球资产剥离和重组计划,常态化出售非核心资产,不断将业务重点放在对现金流和投资回报有益的关键业务领域;二是迫于降低债务、恢复股票回购以及增加去年大幅削减的股息分配,在上半年油价恢复性增长的情景下,没有实施产量增长计划和资本投入增长计划,反而是继续加大剥离油气资产,像bp甚至卖出一些颇具核心特征的高价值油气资产;三是国际石油公司加速能源结构转型,开展新能源项目和低碳业务,现金流压力和短期利润压力也迫使其坚持并加大实施资产剥离和出售行为。

趋势三:并购交易方式由单一的全股票交易模式向交易模式多元化方向发展

分析今年上半年以来的一些典型油气资产并购案例,发现油气资产交易模式已经不再是去年清一色的全股票交易方式,一些“股票+现金”“股票+优先股”的多元化交易模式趋势已经开始显现。

在先锋资源并购双点能源的交易中,先锋资源支出的64亿美元中包括约2720万股的先锋资源公司的普通股、10亿美元的现金和约9亿美元的债务;在美国西南能源(SWN)收购Indigo公司的交易中,27亿美元的总对价包括4亿美元现金,约16亿美元SWN普通股和7亿美元的预计于2029年到期的5.375%优先票据;在EQT公司收购Alta资源开发公司资产的交易行为中,29亿美元的收购费用包括10亿美元的现金和发行约19亿美元的股票。在充满不确定性的2020年,国际石油公司的经济效益大幅下滑,经营现金流捉襟见肘,对外举债遭受更多来自金融机构、股东方甚至政府和社会的压力,不需要动用现金的全股票交易模式就成为油气资产买卖双方的现实选择。

随着今年油气市场好转和油价恢复性增长,能够满足资产交易双方的现金、债务偿还等方式及其与股票支付优化组合等新模式也在不断涌现,相信随着市场和油价走势稳定向好,为了促使油气资产交易行为的达成,创新性交易组合模式也会持续出现。

国际石油公司的资产并购交易受油气市场、油气价格、能源转型力度及其自身发展战略等多种因素制约。今年下半年,从降低债务、聚焦核心业务和发展新能源低碳业务等层面分析,国际石油公司有较强的油气资产剥离和处置需求。此外,考虑到油价走势的不确定性和油气需求达峰等风险,国际石油公司油气资产并购交易的决策和行为也会更加审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