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节能网

 

搜索

欢迎投稿

《CAJ-CD》规范执行优秀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欢迎订阅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入编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诚邀广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园大街52号      E-mail:jsjnw@jsjnw.org


版权所有:南京市节能技术服务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001093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节能详情

疫情未“拖慢”二氧化碳排放的脚步,全球二氧化碳浓度升至450万年来最高

作者:
来源:
国际能源参考
浏览量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活动停摆,并未给减排带来持续性影响,甚至根本无法左右二氧化碳的整体释放轨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如果继续放任温室气体以目前速度上升,地球将迎来从未经历过的“史前温暖”。

疫情导致的排放骤降只是暂时的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最新数据,5月,全球二氧化碳浓度的平均值达到450万年以来的最高值,但当时全球平均温度比现在高3.9摄氏度、海平面比现在高23.7米。

NOAA的数据显示,5月,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平均值为419.13ppm,相当于每100万个空气分子中有419个二氧化碳分子,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82ppm,是450万年以来的最高值,远超专家认定的安全水平。

彭博社指出,正如预测的那样,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停工停产,对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贡献不大。去年,受疫情影响,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6%-7%,但从去年底开始就再次出现上升迹象。这表明要阻止排放量上升,只靠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封锁措施还远远不够,二氧化碳可以在空气中停留1000年甚至更长时间。

据了解,每年5月正值北半球植物开始大量吸收二氧化碳之际,此时也是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最高的时期,大气科学机构通常会在此期间展开测量观察工作。NOAA基于最新数据警告称,如果不采取更积极、更具雄心的气候行动,二氧化碳排放水平持续上升趋势将不会改变,届时地球将陷入更大劫难。

“人类每年向大气中增加大约400亿吨二氧化碳污染。这是一座‘碳山’,我们年复一年地从地球上挖出来、燃烧,然后以二氧化碳的形式释放到大气中。如果我们想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当务之急是尽早将二氧化碳污染降至零。”NOAA全球监测实验室资深科学家Pieter Tans表示,“解决方案就在眼前,太阳能和风能已经比化石燃料便宜,我们仍有可能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

比工业革命前浓度高出50%

美国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IO)指出,20世纪50年代末,人类首次发现二氧化碳水平每年都在攀升,尽管存在自然的季节性波动,但人类活动仍然是导致排放逐年递增的主因。

据悉,SIO于1958年5月首次开始追踪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过去60多年来的记录显示,每年浓度都比前一年高。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仅为280ppm,1958年时已经升至316ppm,基于NOAA最新的419.13ppm浓度平均值,当前二氧化碳浓度比工业革命前高出50%。

显然,发动机和汽车的诞生,促使大量化石燃料被燃烧,这无疑是几十年以来二氧化碳排放量陡增的主因。SIO地球化学家Ralph Keeling表示,化石燃料是主要责任者,每年都会有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我们必须实现比去年疫情导致的排放量骤降更长时间、更大力度的削减,否则无法阻止气候危机的临近。”

英国广播电视新闻网报道称,圣安德鲁斯大学领导的国际科学家团队收集了过去6600万年的数据,通过调查和分析做出预测,如果继续燃烧化石燃料、砍伐森林并破坏生态,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将在两代人内升至与大约5000万年前相当。

科学杂志《地球和行星科学年度评论》称,这是迄今最完整的一份二氧化碳变化轨迹报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清楚地显示出二氧化碳与气候之间的联系。

报告主要作者之一、圣安德鲁斯大学地球和环境科学学院教授James Rae表示:“上一次二氧化碳浓度像今天这么高的时候,格陵兰岛和南极洲的冰层大片融化、海平面上升了20米左右,南极洲的温度甚至适应热带植物生长。如果我们放任化石燃料继续燃烧,子孙后代将会经历地球上大约5000万年没有出现过的二氧化碳浓度水平。”

海洋和雨林吸碳能力持续下滑

世界气象组织(WMO)6月8日发布声明称,欧洲刚刚度过了多年来最寒冷的春季,这对温室气体水平不断上升的地球来说算是一种另类“安慰”,但并不意味着已经为气候变化按下了暂停键。

“欧洲迎来了 2013 年以来最寒冷的春天,3 -5 月平均气温比 1991-2020 年的平均值低了0.45 摄氏度。”WMO发言人Clare Nullis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气候变化有所缓解,未来5年中的某一年打破高温的纪录概率高达90%。”

值得关注的是,气候变化不仅仅导致天气变暖,同时还伴随着愈发频繁和严重的极端天气灾害,这将给地球整个生态系统带来致命性颠覆,事实上近年来海洋和雨林的吸碳能力已经每况愈下。

Clare Nullis表示,二氧化碳浓度再创新高表明,海洋酸化正在加剧,意味着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正加速下降。“海洋吸收了超过23%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持续酸化和热浪已经削弱了珊瑚礁保护海岸线和重要海洋生态系统的能力。”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调查发现,过去 30 年,世界上25%-50%的活珊瑚已经消失,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地球会失去大部分地区的功能性珊瑚礁生态系统。

另据学术期刊《自然气候变化》一份报告,2010-2019年间,巴西地区共释放了166亿吨二氧化碳,但其间二氧化碳吸收量仅为139亿吨。报告研究者之一、法国科学家Jean-Pierre Wigneron表示,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已经无法吸收过多的人为碳污染。

据了解,亚马孙雨林占世界雨林面积的一半,鉴于雨林比其他类型的植被更能有效地吸收和储存碳,如果它们都成为二氧化碳的“来源”,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危机只会变得愈发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