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节能网

 

搜索

欢迎投稿

《CAJ-CD》规范执行优秀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欢迎订阅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入编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诚邀广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园大街52号      E-mail:jsjnw@jsjnw.org


版权所有:南京市节能技术服务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001093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节能详情

德国“弃煤”时间或将大幅提前 煤炭领域挑战重重

作者:
来源:
国际能源参考
浏览量

2019年初,德国宣布了2038年前全面淘汰煤炭的目标。但自日前公布了更严苛的新气候目标之后,德国掀起了“是否提前弃煤”的争论,仅制定了两年的“弃煤”时间表正面临失效。

 “弃煤”速度需要加快

根据德国最新修订的《气候保护法》,该国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较1990年的水平降低65%,到2045年实现“碳中和”。除此之外,《气候保护法》还提出了更为细化的气候行动任务,包括更快速向电动汽车过渡、对数百万座老旧建筑进行翻新等。综合起来,减碳压力降主要落在能源领域身上,即到2030年,德国能源领域必须承担更多减排量,需要由此前允许的1.75亿吨减至1.08亿吨。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的9年后,德国能源领域的排放量应比当前排放量减少约60%。在此背景下,德国本土掀起了将“弃煤”时间表大幅提前的呼声。

据悉,目前支持率大幅攀升并在各项民调中维持领先的德国绿党,正在努力争取将“弃煤”时间表进一步提前。报道称,德国绿党目前支持率维持在25%,几乎可以肯定在9月联邦议会选举后组建的新政府中占据一席之地,届时极有可能将“提前弃煤”的议案摆上桌面。

“我们需要在2030年之前淘汰煤炭发电,否则无法完成《巴黎协定》的控温目标。” 德国联邦环境署署长Dirk Messner日前在接受德国第二电台采访时表示。

德国能源咨询机构Energy Brainpool也指出,德国应在2030年前退出燃煤发电,而不是最初计划的2038年,否则难以实现最新做出的气候承诺。

调整时限仍需权衡

德国政府表示,新版《气候保护法》可能要求德国关闭燃煤发电站的速度比原计划要更快,这无疑将给部分问题严重的工业区带来巨大连锁影响,是否提前时限需要全面评估和分析。

5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表示,反对将停止燃煤发电的日期提前。“那些受影响的产业在实现气候中和的进程中需要一些可靠性。”她说,“我们不希望在没有任何评估的基础上,做出盲目的决定。”

据了解,大部分反对德国提前“弃煤”的分析师和专家,主要是担心该国可再生能源很难在10年内填补煤电的空缺。德国伍珀塔尔气候、环境和能源研究所科学总监Manfred Fischedick透露,过去2-3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扩张的步伐明显放缓,风电场项目规划批准所需时间比过去要长得多,来自场址所在地的阻力也有所增加。因此,德国到2030年很难彻底抛弃传统发电系统,转而全面投入“风光”电力的怀抱。

德国环境部长Svenja Schulze表示:“我们正处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瓶颈期,只有突破了这一障碍,才具备更快脱离煤炭的客观条件。”

事实上,在欧盟碳价不断刷新历史纪录的背景下,即便德国不强制调整时限,该国“弃煤”的时间也很有可能早于2038年。欧盟碳价目前维持在52欧元/吨上下,这使得欧洲地区的碳排放成本也随之走高,煤电变得越来越不经济。欧洲智库Prognos-Institut指出,高昂的减排成本毫无疑问会让德国煤电在10年内无路可走。

煤炭领域挑战重重

然而,任何改变时间表的决定,都会给德国煤矿和燃煤电厂带来重大影响。德国公用事业巨头莱茵集团表示,主要褐煤产区之一的莱茵兰地区目前已迈开了淘汰煤炭的步伐,首个燃煤发电装置已经关闭,预计今明两年还将关闭7个。“截至目前,工作量很大,很多员工受到很大影响。”

此外,位于德国东部的劳西茨也是传统褐煤产区,目前该地区约有8700多名工人仍然依赖露天煤矿或燃煤发电站维生,如果将彻底“弃煤”的时间从原定的2038年大幅提早到2030年,无疑将给该地区带来一场民生灾难。

根据德国政府与本国产煤地区2019年9月达成的协议,德国政府将拨款400亿欧元帮助这些地区实现可持续经济转型,包括改善基础设施、拓展创新和技术研发等,涉及地区包括勃兰登堡州、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等。此外,德国政府还承诺,向莱茵集团等煤电运营商支付43.5亿欧元的赔偿,如果“弃煤”时间表提前8年,上述资金显然无法承担这些转型,而且会给德国财政带来更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