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节能网

 

搜索

欢迎投稿

《CAJ-CD》规范执行优秀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欢迎订阅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入编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诚邀广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园大街52号      E-mail:jsjnw@jsjnw.org


版权所有:南京市节能技术服务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001093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节能详情

陶瓷之都遭遇燃“煤”之急,“煤改气”到底怎么搞?

浏览量

“煤改气”推进遇阻 燃企“出手相救”

今年,广东陶瓷行业800多条生产线将扎堆赶在年底前完成“煤改气”任务。按照原计划,佛山陶瓷行业“煤改气”本应于9月30日前完成。但目前佛山共有217条窑炉未完成天然气改造,涉及陶瓷企业共31家。作为污染物防治攻坚战的最后一年,“煤改气”任务艰巨。

推行困难重重,是由于 “煤改气”政策实行以来,陶瓷企业总面临气源“卡脖子”问题,“供应保障不稳定成了陶瓷企业的心病。”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尤其遇到供暖季,气源紧张,城镇燃气特许经营形成垄断,价格说涨就涨,不接受就断气,企业议价能力弱十分被动,部分企业改造意愿不积极。”

蒙娜丽莎集团董事张旗康也指出,陶瓷企业存在用气不稳定的问题。“但最关键的是佛山天然气价维持在3元/立方米,高出清远、肇庆近0.4元/立方米。按照目前气价,我们整个基地一年要增加6300万元燃料成本,经营压力巨大。” 张旗康说。

 “以前认为靠一纸政策就能解决问题的想法过于简单。也正是基于以上原因,佛山陶协和企业呼吁政府暂缓执行全市推行 ‘煤改气’,这才有了截至年底执行3个月的 ‘缓刑期’。”上述知情人士说。

就在佛山“煤改气”进程定调3天后,另一大瓷都清远接连发生停气,造成10家陶企58条线停产,损失共计1000多万元,导致陶瓷企业对天然气使用担忧加剧。

为增加陶瓷企业用气信心,支持佛山陶瓷企业“煤改气”,佛燃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煤改气十条”和“绿色能源贷”,以解决气源供应和成本压力问题。

 

佛燃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高级副总裁熊少强接受采访时表示,“煤改气十条”包括降低用气成本支出、鼓励企业参与LNG(液化天然气)卫星站建设、新增投资建设管线和场站、一企一策量身定造等领域,覆盖全面,让企业有气用、气够用、用得起。“其中40亿元‘绿色能源贷’包括用于支持佛燃能源针对此次‘煤改气’工作进行的节能改造、管网建设等固定资产投资的10亿元和专项用于支持陶瓷企业支付燃气款的30亿元,陶瓷企业无需抵押担保,可以先用气后结算。” 熊少强说。

 “‘产业+金融’的绑定方式可以为产业链发展带来更多机会,对‘煤改气’推广有较大贡献。”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刘广彬说。

广东永航新材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陆锦荣也表示,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资金紧张,此次发布的“绿色能源贷”相当于预付一个月近1000万的成本支出,可有效缓解企业的资金流动问题。

据佛燃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传中心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陶瓷企业对发布的政策较为满意。

缺乏统一规划 供气层层加码

与北方天然气主要用于供暖不同,广东“煤改气”重点集中在电厂、陶瓷窑炉和工业锅炉三大领域。佛山等城市陶瓷产业“煤改气”问题只是一个缩影,折射出整个广东省在工业企业天然气供应方面存在的问题。

多位受访人士认为,广东陶瓷产业普遍遭遇“煤改气”难题,主要是由于缺乏统一规划管理影响了实施进度。

据了解,广东2018年5月正式提出“煤改气”,但多项涉及项目并未以“煤改气”的名义列入“十三五”相关规划中。“这些项目又处于多部门多头管理的状态,直接制约了整体的实施进度。” 广东省技术经济研究发展中心能源所副所长钟式玉指出。

 “陶瓷产业‘煤改气’各环节确实分属多个部门,由于统筹原因,导致企业签订责任书后管网等设备不到位或由于实施进度不一,使先实施改造的企业由于负担了过高的用气成本,对营收和竞争力产生影响,失去了信心。”上述知情人士说。

其次,广东天然气气源丰富但资源集中影响供应稳定。在刘广彬看来,一方面,中海油中石油占据广东区域内 90%以上气源资源,仅有九丰储备库等少量第三方资源,在多种因素影响下保障力度有时并不理想。另一方面广东省天然气主干管网仅集中分布在珠三角地区,对于全省实施“煤改气”工作有一定影响。

广东省工信厅节能和综合利用处副处长方峦表示,用气成本高、供气层级多、层层加价和部分地区仍然存在背靠背的站也是广东推广“煤改气”的问题所在。

方峦指出,广东省内天然气不仅供气的层级比较多,配气的环节也多,各个环节分别收费推高终端气价至2元/立方米以上,导致部分工业企业的用气价格超过4元/立方米。省管网、国家主干网和城镇燃气并排建设,造成不必要的收费环节和收费,给企业带来负担。

 “一刀切”不可行

“煤改气”到底怎么搞?

 “陶瓷行业被认为是污染大户,政府在推行‘煤改气’治理政策时显得有些着急,加之供气和气价环节仍未完全理顺,因此‘一刀切’的推进方式让很多企业喘不过气。” 上述知情人士说。

这种方式也引发了业内不小的争议。

在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教授刘定平看来,无论是烧水煤气还是天然气都需要进行烟气治理,在同等燃料量及配风下,燃烧天然气是烧水煤气生产氮氧化物的1.17倍,同样存在脱硝的压力。“企业只要达到环保排放标准就是合法的,应该受法律保护。强制 ‘煤改气’会带来负面影响。” 刘定平认为。

张琪康也认为,企业只要重视环保治理,就能够做到超低排放。“蒙娜丽莎集团在清远基地和广西基地使用天然气,西樵基地15条线烧水煤气。通过对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这三个环保指标发现并无明显差异。”

 “煤炭必须应用才可能提升技术,大气污染治理最关键的还是排放物治理,原料并不是根本。”上述知情人士说。

刘广彬认为,宏观上来看,确实没必要搞“一刀切”,一方面是企业改造和燃料成本大幅上涨,导致产品附加值不高的企业盈利下滑。另一方面是企业对资源使用有不必要的负担。应因地制宜,实事求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

受访人士均指出,“推进‘煤改气’政策应从根源解决问题以保障气源供应和降低企业用气成本。

方峦指出,未来广东省将扩大天然气直供,减少供气层级,并将直供门槛从用气量1亿立方米降至大于或等于1000万立方米。同时加快推进天然气运营机制体制改革,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积极推动粤东西北天然气主干管网互联互通的重点工程建设,加快建设沿海LNG接收站和储气设施。

多位业内人士还建议,今后应形成多渠道保障、多主体供给、网络化供应、灵活化调度天然气供气格局,加强备用气源和应急气站规划建设,打破信息“孤岛”,推动政、企、燃企多方参与“煤改气”联席工作机制,为解决“先有气源指标还是先有用气合同”的循环矛盾建立长效解决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