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节能网

 

搜索

欢迎投稿

《CAJ-CD》规范执行优秀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欢迎订阅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入编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诚邀广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园大街52号      E-mail:jsjnw@jsjnw.org


版权所有:南京市节能技术服务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1001093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节能详情

寻找金融与清洁能源、清洁供热的最佳结合

浏览量

  在第一届余热利用与清洁供热论坛上,多位专家围绕绿色金融怎么支持余热利用与清洁供热、清洁低碳行业的发展,针对市场机制与绿色低碳盈余该如何结合?绿色金融如何行走于“风险可控”、“经济可行”和“政治可言”上?绿色金融产品能够为实体经济提供怎样的支撑?碳交易市场又能为绿色发展提供哪些量化工具等话题展开热议。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市场部主任张昕提出,要充分利用市场机制,发现环境资源的价值,提升环境治理。中共十九大精神要求我们充分利用市场机制,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的发展议题,同时要构建市场导向的创新技术,包括清洁能源和能源环保产业等。通过推广这些先进的绿色低碳技术,把市场机制和绿色盈余结合起来,这样就可以给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提供市场和经济的经营基础。

  他说,企业要从“三高”的生产经营模式逐渐转到低碳绿色循环的经济发展模式上来。在转型的过程中,必须要探索市场经济的模式,通过市场机制的模式、交易的平台、绿色金融的工具和产品,把资金和绿色低碳技术引入到企业的革新、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中。把绿色低碳的盈余和市场机制的建设有机、有效、有力地结合起来,推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和绿色低碳发展。

  华夏银行绿色金融中心主任张勇淼先生认为,融资难问题是个永恒的话题,要想解决,就要转变思维方式。作为商业银行,在资金支持方面,关键看每年的投融资和信贷政策。商业银行是中介机构,属于服务业,但是它的社会性非常强,承担着很大的社会责任,必须确保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这是银行与其他企业不同的地方。此外,因为银行是商业机构,所以要盈利赚钱。这些特点的叠加造成了在制定投融资信贷政策的时候,对外宣传绿色金融的口径是:“风险可控”、“经济可行”、“政治可言”。

  第一,“风险可控”。“风险可控”的最大特点是成本优势。如果从余热利用角度来看,余热是被浪费的能源,在循环再利用的过程中,成本比较低,很多场合下甚至是零成本。此外,根据整个银行业相关统计数据,供暖服务行业本身的风险比较低,在各个行业资产质量的排名中,供暖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也是最低的。这是因为公共财政的大力支持在发挥作用。清洁能源中的可再生能源,如风电和光伏,若用的是弃风、弃光的话,它的资产质量跟余热是一样的。

  第二,“经济可行”。银行希望赚钱,希望获取更多资源。因为成本比较低,所以很多余热项目的经济效率非常高,回报率也很高,能够满足商业银行的相关需要。

  第三,“政治可言”。中国现在重视环境,关注低碳、能源和安全问题。从政策方面来讲,对商业银行从事绿色金融业务给予了非常大的政策性支持。IMF的短期和中期借贷把绿色资产作为一个合格的抵押物,华夏银行在对绿色发展提供绿色信贷支持的时候,如果某家分行发放绿色信贷出现资金不足而向总行拆借的话,可以比正常拆借的成本低100个BP(基点),这是非常大的支持力度。

  他表示,银行是经营风险的,在看到风险的同时,更要有相关的防范措施。从风险的角度来说,余热的低成本优势由于供热半径长、建筑物保暖质量不确定等因素影响,会导致余热项目的结果跟预估有很大差距。为了防范这些风险,他建议要有节能创新技术的可靠性、稳定性、安全性、经济性、可推广和可复制性作保证,建立符合当地市场化的商业模式,以便利于项目方的未来融资。

  目前能源行业只有15%是可再生能源,85%仍是化石能源。面对这样的能源现状,绿色金融产品能够为实体经济提供怎样的支撑?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服务高级经理李菁女士表示,以金融实体为主发行的金融债券,募集的资金可以直接投向绿色产业,如地热发电行业。中国的环境问题还在污染防治阶段,所以现阶段应该把金融工具用在那些服务于煤炭清洁利用、节能降耗、提高能效的金融机构上,促进实体经济在清洁供热和清洁能源行业发挥更多作用。很多绿色行业面临着资金周期错配的问题,而用绿色信贷、绿色债券以及其他的资产证券化金融工具产品,则能够把资本投到最需要的环保行业中。

  她说,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分别从2012年和2015年开始在中国推行,其他的金融产品也陆续推出,包括绿色基金的系列金融产品和金融手段,目的都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因此,其衡量和判断利率的标准也必须严格,要有切实的数据显示产生了环境效益,这样才是正确的循环方式,才能够在未来真正地对实体经济起到支撑作用。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秘书长梅德文先生说,从碳交易领域来讲,能源革命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强制减排,一类是自愿减排。中国从2013年开始,在广东、湖北、深圳、四川和福建逐步开展强制碳交易试点,2020年要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力行业碳交易市场。电力行业的强制减排和余热利用、清洁供暖以及能源革命都有着密切关系,但目前,碳市场的资源能源在中国还没有统一的全国开放市场。

  余热利用和清洁供暖是一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业,从不同方面来讲,都是激励相容的可以满足各方面最大公约数的好项目。他认为,碳交易系统对于余热利用来说,不仅仅是配额的交易、资源的交易,而且也能为能源革命在清洁能源和清洁供暖行业与金融之间找到一个最佳的结合点。

  他表示,截至目前看,碳交易市场是一个成本最低、效率最高,在技术、政策和经济方面都可行的交易平台,为节能行业提供了绿色量化工具,也为金融部门提供了掌握产业部门量化绿色程度的技术支撑。无论是绿色信贷、绿色证券、绿色债券、绿色上市,还是绿色投资,只有通过碳交易市场才能够实现量化。所以绿色金融何以解忧?唯有碳市场。

下一篇: